广安顾氏先祖世系厘清理顺依据说明

2021-01-10 14:04:03

广安顾氏十三世裔孙 顾先觉

 

广安顾氏先祖世系(原谱)

1世

2世

3世

尚文△



尚武

俭俸△

俭上

俭楼△

俭明

尚斌△





之星

之功

 

广安顾氏先祖世系(理顺后)




一世

二世

三世

岁贡修文

([明]洪武初由楚入蜀,居岳邑治东)

数传之后

尚文

邦佐(佐公)

邦佑(佑公)

?

之星,字文魁(魁公)

之功,字文烈(烈公)

尚武

俭俸△

俭上(上公)

俭明(明公)

俭楼△

尚斌△



    首先大前提:我们宗谱只收录了同一宗支,同在广安的大兴支、广兴支未收录。根据大兴支祖居地在岳池县苟角镇凉水井(烂朝门、花庙子与悦来交界的区域)—广安县悦来镇一带可以判断,大兴支就是我们共同始迁祖后裔“不下数十百家”中的一部分。

  一方面,谱序和祠碑序从宏观上记载明确:

    最早的《辉先公祠碑叙(老祠堂)》【人璠玉成氏撰,嘉庆乙亥(嘉庆20年,1815年)】明确记录“今因建立会碑,而欲逆厥源流,求其信而有征,明白无紊者,断自尚武公始,公以前不与。按公为明岁进士,兄弟三人,伯尚文,叔尚斌,二公之后无闻。仲即武公也,配孟孺人生余公,为明恩进士。余生俭俸、俭楼、俭上、俭明公。当明李献贼为害,族人遭荼毒于古佛寺、马头寨,而仅存不灭者,不过千百什一,离散逃迁,度地不一,故俸楼二公失传。然今之散处于马坝台子湾、陈家湾、与龙孔坝者,大都皆其遗裔也。第世次多紊,考据未详,姑阙疑焉。

    邦佐公支系居住台子壪,邦佑公支系居住陳家溝——佐公佑公祠祠碑序【丙辰(咸丰6年,1856】;

    时魁烈二公居住龙孔坝——光绪三年【丁丑岁,1877】天宅 居仁氏《顾氏宗谱旧序》,光绪三年【丁丑岁,1877宗梁 敏行氏《顾氏宗谱旧序》。

    以上记录是没有矛盾的。

    台子湾、陈家湾、龙孔坝、翟家嘴、張家嘴、龍窟里,除佐公、佑公、魁公、烈公后裔外,没有别的顾姓支系。

    这些记载明确告诉我们,佐公、佑公、魁公、烈公几支同尚武公支系是同一家。

    《辉先公祠碑叙(老祠堂)》还有两处记录也值得注意:

    ①、“伯尚文,叔尚斌,二公之后无闻”,“然今之散处于马坝台子湾、陈家湾、与龙孔坝者,大都皆其遗裔也”。

    邦佐公支系居住台子壪,邦佑公支系居住陳家溝,魁烈二公居住龙孔坝,即,佐公、佑公,魁烈二公,“皆其遗裔也”。而佐公、佑公,魁烈二公又不是尚武公后裔,那不就是尚文公或尚斌公后裔?!可又有“伯尚文,叔尚斌,二公之后无闻”。这说明什么?是人璠玉成公不负责任的随口一说?不是。真正的原因是“第世次多紊,考据未详,姑阙疑焉”,就是说,他们当时只知道佐公、佑公,魁烈二公“皆其遗裔也”,具体世次没有来得及考察清楚,所以才有“第世次多紊,考据未详,姑阙疑焉”的说法。

    ②、“上生加润、加现,明生加灿,润后未入会不录”。这就是此序未录入佐公、佑公,魁烈二公的原因所在:佐公、佑公,魁烈二公未入会——明显地,辉先公祠是尚武公后裔所建,辉先公祠碑叙》只详细记录了尚武公后裔入会者(一直记到六世链、鐩、、鐈、键、钧、钊、镔、鈖、鑝、镗、铎、錞,共十三房),未入会的加润公,即使是尚武公嫡裔,也不录其后人。何况佐公、佑公,魁烈二公?未入叙文各房及其后裔到六世祖,还有二世祖轩公弟兄二人,三世祖邦佐(佐公)、邦佑(佑公)、之星(魁公)、之功(烈公)四人,四世祖正国、正君、正乾、正修、加英、加贤六人,五世祖鉴、銓、、鍹、纶、维、绪、纲、纪、耀龙、云龙十一人,六世祖苍霖、苍云、苍珩、苍瑜、苍瑞、思仁、思义、思礼、思智、思敬、思宽、思信、思敏、思聪、思明、思良、思圣、思哲、思文、思行、镒、铋、镛、镐、、锟二十六人。《辉先公祠碑叙》支流以及六世,派分十有三房”,如果全纪录,到六世,是三十九房,而不是十三房。如果当时全纪录,捐资入会者另列功德名录,就不会给后人留下疑难问题了。但按当时俗成惯例,新建祠堂所立祠碑,就是只录捐资者,也没错。

  另一方面,谱序和相关各集分注谱录又在细节上记载明确:

  至若轩公与文魁文烈,稽其世次,匪伊异人。盖我武公之侄若孙也(光绪三年,1877年,生亮 晓权氏:《顾氏宗谱旧序》)。

  (尚武)公,上明二公之祖,佐公佑公魁烈二公之叔祖也(光绪三年,1877年,天宅居仁氏:《顾氏宗谱旧序》)。

  武犹子 明庠膳生,……。公以前无考稽,其世次实属武公侄(廉集)。

  轩犹子 之星 原名失考 字文魁 生万历时。公以前无考稽,其世次实系轩公侄(乐集)。

  轩犹子 之功 原名失考 字文烈 生万历。公为文魁胞弟(乐集)。

  (犹子:谓如同儿子,本意是指弟的儿子,指侄子。)

     那么,族谱明确记载,轩公是尚武公侄(而不是堂侄、远房侄、从堂侄),表明轩公是尚文公之子或是尚斌公之子;、烈的父、祖皆无记,但从族谱记载是轩公侄可知,其祖与轩公父应是同一人,否则,应称“堂侄”或“远房侄”或“从堂侄。也就是说,所有广安顾氏,在尚武公父亲那一代,是一家人。而(尚武)公,上明二公之祖,佐公佑公魁烈二公之叔祖也”,“至若轩公与文魁文烈,稽其世次,匪伊异人。盖我武公之侄若孙也”,表明佐公、佑公、魁烈二公,是尚文公之孙(如是尚斌公之孙,则应称“伯祖”。古时长幼分明,“叔”、“伯”称谓是很严格的)。轩公是尚武公侄(而不是堂侄、远房侄、从堂侄),又是佐公、佑公之父,当然就是尚文公之子。(称谓严格参阅后附“从堂弟称谓”)

     事实上,光绪三年谱已经把轩公、佐公、佑公、魁公、烈公的世系脉络说清楚了,只差了一笔点睛之笔:没有把他们列入世系表中正确的位置,而且没有记录尚文公和尚斌公,只是在世系图中以“△”示之。这是不足之处。

     造成原因可能是,光绪三年创修谱,大都依据各家的家记谱录,照抄了尚文公、尚斌公“失考”。查证轩公、佐公、佑公、魁公、烈公世系时,确认是尚武公侄儿、侄孙,因为某些客观原因,到后来收官太急,最后没有认真检查和重新统一系统化,保留了尚文公、尚斌公“失考”的文字。而且,早于光绪二年首修谱的佐公佑公祠祠碑序明确记载的念自洪武初年,我祖歲貢修文公,由楚入蜀,卜居岳邑治東司空山”始迁祖信息也没有写入族谱,是什么原因?还有没有别的因素?比如,①、辉先公祠碑叙》记录支流以及六世,派分十有三房”,而实际上到六世是三十九房,而不是十三房;②、“丙公祠碑叙”叙述建祠理由曰:“或谓宗祠(指辉先公祠)创于先世,经两番重修,栋宇辉煌,亦足以妥先灵矣。复另建一祠毋乃己僣乎?不知士之庙,二礼有明训,矩典煌煌,又何僣焉。况宗祠人繁,议异,势难为我所欲。”③、人璠玉成氏所撰《彭徐蒲三孺人墓志》记录蒲孺人,其生卒年月不载。而溯厥由来,实加谟、加猷、加勋公等所自出之祖也”,知道蒲孺人及三位儿子名字,肯定也知道蒲孺人夫君即加谟、加猷、加勋的父亲,但却没有写出来,而且,蒲孺人及加谟、加猷、加勋在谱中都没有记录;④、老祠堂原名“辉先公祠”,这个祠堂为什么要取名“辉先公祠”?辉先公到底有没有其人?有,又是谁?谱中无记。如果不是人名,“辉先公祠”是何寓意?是“辉耀先祖功德”的顾氏公祠?根据辉先公祠是公众集资兴建记载看,如此理解更为合理。

    话说回来,光绪2年冬到光绪3年春创修谱,是因为老谱丢失,而各支又各立字派,不修谱不行了,是“以必为之心,图难为之事”,以一些不完整的家记谱录为依据。修谱人心里的重中之重是把各房系笼到一起,理清各房系班行世系,统一字派,完成即轻松矣,其他则次之。时间又这么短,来不及认真检查和全面整体系统化,出现一些问题和错误,在所难免。这种情况,不只是我们族谱存在,其他姓氏和顾氏其他支系都存在。

    原谱中的问题和错误,我们怎么判断对错和正误?最重要的是查询考证获得有力证据,但谈何容易!在无法获得考证新资料的情况下,我们必须要有一个清晰的逻辑原则。比如:某处发生过一次塌桥事故,过了一段时间后,人们会记得这次塌桥事故,但具体时间、具体细节,可能就会各说不一。我们先祖世系厘清理顺需要把握的原则是,那时尊卑长幼很严格,称谓很严格、很严谨,这方面不会出错。

    1945年谱和2003年谱,因为条件所限(实际工作人员少,时间紧),未来得及仔细研读族谱,未予更正,也是可以理解的。2002年夏,顾培友、顾培根就已经发现佐公佑公祠祠碑序,顾培根还是2002修谱的编委副主任,这个祠碑序却没有来得及纳入族谱;而且,四修谱启动后,培根也没有想到告诉修谱人员,直到2017年四月,修谱人员发布祠碑序照片及辩读初稿征求意见时,培根才想起来说出2002年就已发现祠碑序这件事。这不能理解?这能说后来发现的佐公佑公祠祠碑序不能用?光绪三年谱、1945年谱,就没有这样的情况?鉴于这样的情况,后人续修宗谱,纠正错误,厘清理顺相互关系,就是上敬祖宗、下不负后人的责任和义务。有错必纠这是科学态度,知错不改这是不负责任的行为。零三年续谱由于时间仓促,是完全按过去的样本照抄过来的,根本没有研究过它的对错。一个国家有那样多的官僚集团和政研人员,有时在制定政策和决策定调时都会出现偏差和错误,这种事在中国历史上也存在不少。何况是一个家谱,参与做事的就那么几个人,有的人水平能力参差不齐,还有时间经费等多种原因,完全有可能造成缺陷和错误,既然现在发现了错误,就完全应该把它纠正过来,不纠正是对祖宗的不尊,是对族人的不敬,是对历史不负责任。2002年修谱主要负责人之一、宣传发动组织者、工作协调人顾先双语)

  我们广安顾氏没有大名人,除顾鳌、先仕进入县志外,其余人,史、志、传都查不到,先祖世系厘清理顺,须以族谱记录为依据,充分考虑历史背景(半年完成创修谱,急急忙忙,不尽完善)和文化背景(严谨的称谓用语),综合分析有据,逻辑推理合情合理。族谱记录可能存在一些含混之处(比如始迁祖记录,各篇所说就不尽统一,但其主体“明洪武间由楚入蜀仆居岳邑治东”是一致的),但长幼及从属关系称谓是不会混淆的。因此,结论是可靠的。

  到明末俭上公、佐公、佑公、魁公、烈公弟兄避难时就已有的历八九传,不下数十百家”的数十百家,其先祖是只有歲貢修文公一人,还是弟兄几人?不得而知,待考。如果入川始迁祖是弟兄几人,不下数十百家”的先祖需要调查考证,但尚文公、尚武公、尚斌公这一家子,先祖是歲貢修文公,则是可以肯定的。

    附:从堂弟称谓

    书集

    存照子 天祥 生道光丁亥(道光7年,1827年)四月初一戌时,卒光绪乙亥(光绪元年,1875年)十月十四辰时,厝七间楼。

     秦氏 生卒失考。

    育从堂弟天禄子 生惕 承祧  女一 适蒋

 

特别注:

    先祖世系厘清理顺后,于20181月曾发布公告,征求意见。没有收到不同意见(详见“所有广安顾氏,在尚武公父亲那一代,是一家人_公告.doc”)20197月,觉得既然世系理顺了,分集顺序也应该理顺,于是发布讨论。赞成的人多,但有人反对(详见“关于先祖世系理顺后分集顺序须变更的讨论.doc”)。虽然反对者只有一人,但可能代表着一些人的想法。后来有人在他们自建的小分支微信群发布意见,不同意这个世系理顺,认为原谱是啥样就是啥样,不能改动。虽然反对者没有提出任何能站得住脚的反对理由,但为了不要因为此事引起不团结甚至分裂,理顺世系不用,留待后辈能够跳出小支系小圈子,摈弃门户之见,站在整体广安顾氏全局的角度观察问题、思考问题,并能读懂族谱的明白人判断。分集顺序仍如其旧,不改变。

 

 

皖ICP备19015556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