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灵归依的符号:大槐树和瓦屑坝

2019-04-20 12:42:24

南方的很多人,是由北方的人经辗转移民而来,这一点是肯定的。由于时代久远,加上旧时历史纪录简陋,究竟自己的发祥地何在,好多人已经不太清楚了,只留下世代口口相传、可能以讹传讹的各种“传说”。比如,江淮一带的人,说起自己的祖籍地,不是山西洪洞县老鸹窝的大槐树,就是江西鄱阳的瓦屑坝。

很显然,这两个地方不可能是祖籍地。一个小小的洪洞县无法繁衍今日已至三亿的“槐裔”,一个小小的瓦屑坝更不可能繁衍今日已近两亿的“坝民”。其实,它们只不过是“洪武赶散”时北方移民的中转站而已。家乡何止大槐树,福建宁化石壁村、广东岭下南雄珠玑巷、湖北麻城孝感乡、苏州阊门外、山东枣临庄、南京杨柳巷、南昌筷子巷都是有名的移民中转站。时至今日,众民对这些地方念念不忘,只是寻根不得的一种无奈。更多的,这些地方只是个符号,一个关于根源归依的心理符号。

关于这两个地方因何而得名,为何就成了移民的中转站,说法就多了。

先来说说大槐树:讳祖当年何处来,洪洞城北大槐树。

明初,由于朱元璋开国、燕王扫北等,致使中原一带成了千里无人区,而当时山西的蒙古王爷是投降,没有经历战乱,人口众多,于是到永乐年间便要移民。据记载大槐树处明时有一广济寺系唐贞观二年(628)建,唐宋以来设驿站,旁有汉槐一株,树身数围荫蔽数亩,树上栖老鹳窝无数,官道从其下通过。洪武元年(1368),明在寺中设局驻员专责移民,晋民外迁汇集此地,按迁入地不同至此分途。恐后世子孙忘怀,而移民来自全省却同于此地离晋,指老槐为记,相约同为槐树后人。明洪武元至永乐十五年,正史记载移民十八次。据说,只要是洪洞大槐树来的,小脚趾就会分成两片,而不是这里来的就不会。

再来说说瓦屑坝。

它在江西鄱阳(今波阳)是没错的,但在波阳什么地方,这三个字怎么写,就没有大槐树那么清楚了。在江淮一带,有写成“瓦砌坝”“瓦西坝”“瓦基坝”的,估计都是“瓦屑坝”的错读错写。有意思的是,还有写成“挖心坝”的,说当年官方逼着大家移民,如果不走就要被“挖心”。据曹树基先生考证,江西省波阳县城西南约十公里的太莲子湖滨,有一个叫做瓦燮玲的地名。该村现存的《朱氏族谱》和《何氏族谱》记载,此“燮”是由“屑”雅化而来,而土字旁的“玲”意为小土沟,与“坝”相对应。据史料记载,元末至正(1341~1370年)至明初永乐(1403~1424年)前后近一个世纪,来自赣东北和徽州府的移民或避战乱,或由明政府组织,聚集在鄱阳湖畔的瓦屑坝。这是一个古老的渡口,移民们在此乘船驶入茫茫湖水,驶向长江,也驶向了一个未知的远方。瓦屑坝是这些移民们对于故乡陆地的最后记忆,对于丧失了家谱和祖先记忆的移民后代来说,江西鄱阳瓦屑坝就是他们的根!